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拾记忆春归如过翼

发布时间:2020-02-03 03:31:45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三联情感配图

有一把伞撑了好久,雨停了也不肯收; 有一束花闻了许久,枯萎了也不肯丢;有一个朋友希望能做到永久,即使青丝也能在心底深深保留。

瞬间的美丽不需任何的修饰, 绚丽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销声匿迹,但亦会永烙在每个人的心里。

我的童年总有她的影子,忘记了怎样相识,只知道从记事起,我的身边就有她。在那时的岁月里,不知道朋友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所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之间却没有一次分歧,似乎我们心里所有的想法都一样,那时她总是说真希望能永远这样。

每逢元宵佳节,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奔跑在灯火通明的大街,听着鞭炮隆隆的喜庆之声,欣赏着夜空中时隐时现的烟花。我们尖叫,我们欢呼,用近似疯狂的方式诉说年少的激情。这时她会说,真希望能永远这样。

时光荏苒!

忽然发现我们已不是那个青青的草,绿绿的树,光着脚丫趟水路的年龄了,却依然刻意逃避,害怕我们的距离会因时间而变大,我们都愿保留着那份纯真,但正如她送我的仙人树一样,已不再是当初那棵脆弱的小芽,而是愈发愈粗壮。

我们如同一个坐标轴上的两点,同时从零距离原点出发,她沿X轴一方向走,我沿Y轴一方向走,时间越久,而距离越远。

我确定我们是被那个叫做时间的东西阻隔着,永远也无法逾越。即使我们都不舍这份友谊,尽力去维持着,但谁想到这种隔阂不是身处的距离,而是内心的距离。

我们年级相差三年,总是在初中或高中的转折口擦肩而过,再见面时共同语言也少了,我们各自都结识了新的朋友,也许已经把彼此放在心里某一角落,逐渐忽略,然后慢慢遗忘。也许我们只适合做儿时的玩伴,不得不承认,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曾经乃至现在最珍惜的友情就这样淡化了,可惜了!

至今还会回忆起多少年前,那时春住花开,我们在青草上打滚,满目青色,我们挥着柳枝击打着水花,我们曾在一棵小树上刻过一行字希望在这棵树上,永远刻载着雨、雪、彩。一个女孩说,真希望能永远这样。

时光腐沉了一些记忆,有些记忆,如沉淀一样,落到心灵最底处隐盖,掩埋,永远也无法删去,反而越压越牢固,成为多少年后最美的回忆。我们一起踩过的脚印,路过的野花,荡过的秋千,将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后记:西河,我们儿时的天堂,我们的绿色之家,一年前去的时候就已经褪了色,有些曾经会去走的小路已经被水没过了,底层一片一片的芦苇,那片空地也没有了。还好稍高的那片土地没有变,南面的那片秘密的树林还是以前那种诡秘的感觉。前些天去看它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任何绿色了,浑浊的水连树都没过了,将要与岸相平,有谁还会记得,水底曾是一座城堡,是一座乐园,我们永远都会记住的地方,即使欢声笑语已埋在污泥之中,但西河永远不会死去。

愿春暂住, 春归如过翼, 一去了无迹。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