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你的额头写字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0:43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小童刚转学来这间学校,小童感觉这间学校里面怪怪的。因为小童长得比较漂亮,很快,小童就在学校里面有了一圈朋友。学校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人,这个人叫小七,长得真是太美了,是很多男人心里的梦中情人。

但是这个小七为人高傲,一般都不跟别人接触,在学校里面,也没有什么朋友。小童倒是对这个和自己一样有着漂亮脸蛋的人都非常的感兴趣。

小童对小七越来越好奇,小童开始跟踪小七。这天小童看见一辆非常好的车子在离校门比较远,比较偏僻的地方等着小七。小童有些不屑,原来这个看上去漂亮高傲的小七,竟然是别人的情人。

小童还是坐出租车跟上了前面的车,车子开到一处只有一层的别墅面前停下来了。小七和一个大肚子男人走下来,两人相拥着走进了房间里面。

小童偷偷走上前,里面的画面。让小童觉得一阵的恶心。小童呸了一声,准备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小童看见小七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在男人的脑袋上写了一个字。

小童不认识这个字,不像是汉子,那字很快就融进了男人的脑袋。男人便倒下不动弹了,。

小童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嘴,害怕自己叫出声来,这个小七,看着平时就是趾高气昂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这样的心狠手辣,敢杀人!

小童赶紧逃跑了,小童报警了, 警察赶到的时候,小七和男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警察也开始寻找男人。终于在一家夜总会门口见到了喝得烂醉如泥,警察傻眼了,这人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怎么就被人说成是死人了。

检查清楚以后,警察将小童教育了一顿,小童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是亲眼看见男人晕倒过去,难道他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

从那以后,小七看见小童的眼神总是非常的怪异,小童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老虎看上的兔子,心里装满了被掠杀的恐惧。

同学们知道小童跟踪过小七,觉得小童这个人城府太深,都渐渐的远离了她。

没过多久,小童在电视上面看见那个男人出车祸死了。小童隐约觉的这个男人的死,跟小七有关系。小童看见那小七在那个人的额头上写了一个自己看不懂的字。

小童对小七更加的好奇了,小童看见小七正在看一张报纸,看完以后,小七嘴角有了轻蔑的微笑。小七将报纸捏成一团,扔进垃圾箱里面。等小七走了以后,小童将报纸拿出来,上面正是那个男人被撞死的照片。

小童更加对小七感到好奇了,她偷偷的跟踪小七。看见小七总是出现在一些酒吧等娱乐场所,小童又看不上小七这样的生活,小童白了一眼,不就是稍微长得漂亮一点吗。就这样到处勾引别人,要不是看见小七有在被人脑袋上面写字的能力,自己还真的不愿意靠近。

一会以后,大半妖艳,穿着暴露的小七挽着一个男人出来了,这个男人小童认识,是一个官二代。小七娇笑着贴在官二代的身上,跟着官二代上了他的车。小七瞟见小童,眼睛里面有了一些奇怪的神色。小七没有搭理小童,跟着官二代走了。

小童咬咬牙,招了一辆跟着他们。小七和官二代又来到那座只有一层的小别墅。小童想了一会,还是跟上去了,她躲在窗户下面,等待着,她想知道小七会不会在这个男人的额头上写上一些奇怪的字呢?

里面安静下来,小童偷偷的往里面看,小七果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男人的额头上写了一个字。那个人很快就融入了男人的脑袋,男人头歪在一边,像是死去了一样。

小童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小童想自己这次可不能就这样就离开了,自己一定要看清楚,这个小七到底做了什么!

小七这个时候,冷下了一下,伸出干枯的手,手上的指甲像是刀子一样的锋利,她割破了男人的喉咙,男人的血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的流了出来,下面有滴水的声音,小童看见下面竟然还有一个玻璃碗接着那些鲜血。

等到男人不再流血的时候,小七这才端起那碗鲜血,一仰头,咕噜咕噜的喝起来,有些鲜血顺着小七的脖子留下来,此刻的小七显得特别的狰狞恐怖。小七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像是地狱里面来的恶魔一样。她的手从男人的嘴里直接伸进男人的胸膛里面,男人一动不动,看来已经是死透了。

小七的手伸出来的时候,上面抓了一颗血红的心脏,小七大张嘴,贪婪的啃咬起来。里面清晰的传来咀嚼食物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易虎臣那个的恐怖。

小七又将手伸进去,抓出男人的肝脏等内脏器官,津津有味的吃起来。男人现在已经是一个空壳了,是不可能会活过来,但是,男人却张开了眼睛,站了起来,小童惊恐的看见这个没有内脏的男人还能站起来,吓得差点叫出来,

男人像是没有事一样,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出来了, 男人没有看一眼小童,哪怕是小童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小童看着男人开着车走了,她慢慢的想要离开,这个时候小琪出来了, 身上全是血,一滴一滴的留下来,她看见小童呵呵的笑了,“你都看见了,哈哈,他们都该死,花心的男人都该死,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也该死,你的好奇心害死了你自己!”

小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小七拉近了房间里面。小童惊恐的看着小七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后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了一个什么字,小童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上一阵的火辣辣的疼痛,

小七拿着一把刀,冷冷的看着小童,小童想叫救命,但是他张不来嘴,更发不出声音。只能是空洞的仗着一张大嘴。

小七的刀已经划破了小童的脖子,小童感觉到一阵疼痛,她想自己也会变成没有内脏的去壳吧。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