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分析实施号码携带需过六道关

发布时间:2020-02-11 02:46:11 阅读: 来源:锯床厂家

重组进程时间表不明确

当前,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头等大事就是重组。只有先“分好家”,才能各做各的事。仅从重组的难易程度来说,中国移动和中国铁通的合并相比较是最简单的,而中国电信得到联通C网、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这场总金额近5500亿元的电信重组的重头大戏则要复杂得多。而且只有首先完成了联通C网的剥离,联通G网与网通的合并才可以启动。

6月23日晚间,中国联通、中国网通发布联合公告,称由于“需要更多时间准备协议文件和通函中涉及的财务资料定稿”,所以将推迟寄发原本应于当日向联通股东寄发的关于联通网通合并详情的通函,并且也将推迟原定于7月7日向网通股东寄发关于联通网通合并协议安排的文件。

同时,5·12大地震又极大地影响了灾区通信设施,灾区通信恢复必然要抽调众多的人力物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重组的进程。另外,奥运会期间,通信行业的主要任务是全力确保奥运通信畅通,决策者注意力也会有所偏移。由此看来,整合日程表仍然不能最后确定,而关于号码携带也仅仅处在讨论之中,真正落实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运营商实力悬殊

截至2008年3月31日,中国移动G网用户3.9214亿户,中国铁通拥有数百万户固话和宽带用户;新中国电信的C网移动用户为4309.8万户,固话用户2.1717亿户,宽带用户3771万户;新中国联通的G网移动用户为1.25434亿户,固话用户1.09101亿户,宽带用户2165.6万户。中国移动虽然在固话业务较其他两家处于劣势,但在固话业务出现负增长的今天,在移动领域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的中国移动,仍然是重组后规模最大的运营商。

而在未来3G网络的建设中,TD-SCDMA网络作为我国自主开发的3G标准,获得了国家的大力支持。借助奥运契机,中国移动又领先一步试运营TD-SCDMA网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即使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将现有网络升级为cdma2000和WCDMA,这两种制式虽然在国外应用广泛,在国内依然没有部署。因此,在3G的竞争中可能又会重新出现不平衡的局面。

虽然运营商实力悬殊是实施号码携带的一个重要原因,尤其是实施非对称的号码携带业务,但是实施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在很大程度上会遇到阻力。首先,按照业务划分,占据主导地位的电信运营商当然不愿意实施号码携带;其次,处于弱势地位的运营商虽然可能在号码携带实施等非对称管制政策中得到一定的扶持和倾斜,但是基础网络和服务水平的差距使其缺乏从主导运营商网络中吸引用户转网的资源,如果短期内实施号码携带,并不会使各运营商的实力均衡发展,反而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结果是适得其反。

技术成本及分摊决策困难

重组之后,国内的移动网络有中国移动G网、中国联通G网和中国电信C网。同一制式下网间号码携带的问题尚好解决,对于不同制式的网络,要实施号码携带技术升级改造的成本巨大。而重组的目标是发展3G,可能在两三年内,我国的3G网络就会初具规模,形成WCDMA、cdma2000、TD-SCDMA三网并驾齐驱的局面,那么,目前是否投入资金改造适应号码携带服务的2G网络,就成为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而且投入成本高固然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这些成本由谁来承担。依照已实施号码携带国家的经验来看,除美国以外,各国运营商的系统建设升级成本均由运营商自身承担。各国运营商的额外传送成本和转移每个用户的成本均会转嫁给转网用户,只是转嫁比例不尽相同。系统建设升级成本是各项成本中占比例最大的一块,若实施号码携带,我国应该采取运营商承担的原则,但很多成本并非一家运营商承担,需要多家共同承担。其中如何分摊定会成为改造升级前一个漫长的博弈过程。

配套管制措施有待完善

管制措施必须与电信改革同步,才能使电信改革达到预计的效果。韩国实施号码携带时发生的问题值得我们重视。从2004年1月1日开始,按照韩国政府制定的电信新规则,韩国第一大移动运营商SKT的用户就能够在电话号码不改变的情况下转移接受其他移动运营商的服务。考虑到韩国三大国内移动电话运营商各自市场份额的不同,同样的规则在2004年7月也对KTF生效,此后在2005年1月对LGT生效。据当时的韩国信息通信部(MIC)称,由于SKT的网络发生错误,新规则实施的第一天,在办理转移运营商服务的6l12户申请中,只有3067户转移成功,申请向KTF转移3032名用户中有1703户转移成功,而申请向LGT转移的3080名用户中有1364户转移成功。此后,这种技术故障又频频出现。

看似技术故障,实际上却成为SKT拖住用户的最好理由,因为只要到了2005年,三家运营商又会处于同样的政策环境中,SKT又会重新获得竞争优势。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到2006年末,SKT以2027.1万户的用户总数和50.4%的市场份额继续占据着韩国移动通信的首要位置。可见,配套管制措施是能否有效实施号码携带的关键。

话费和积分尚难转移

以中国移动为例,除后付费的全球通用户可以在转网时及时缴清所用话费外,动感地带和神州行都是预付费业务,用户如需转网,之前预存的未使用话费难以及时处理。据分析,电信运营商一般不会以现金的形式全额退还给转往他网的用户,用户也只有自己消费完话费再考虑转网,而这种方式也为运营商挽留客户创造了机会,甚至部分用户也会因为麻烦而放弃转网。

同样,积分的处理也是个问题。现在各家运营商为了鼓励消费,都采取消费送积分的市场促销策略,只不过相比话费来说,积分的价值要少得多,但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消费者的转网。

排他性业务的限制

业务设计的排他性同样在移动业务中表现突出。在各地较为普遍的是,网内和网外业务资费价格差别很大,有的网内资费比网外资费便宜近50%。另外还有其他业务也存在一定的排他性。例如亲情号码,只能设置网内用户为亲情号码,一些优惠体验活动只能在网用户才能参加。这些业务设计,使得用户在考虑转网时,不仅要考虑自身对网络的需求,还要考虑自己亲朋好友的网络选择,给用户在转网时增加了一定的壁垒。

食品药品经营许可证

中山代理记账兼职

深圳工商税务注册

筹划税务费用